叶世涛的造访让司徒兄弟后来有联手除掉他的冲动,不为别的,只因他们的准新娘在成亲前一天搬出司徒府,投奔到那个什么伊园,还扬言婚礼延后,她们要开什么单身告别趴踢?

    然后伊园里就出现三个哀怨的男人一起仇视最早娶妻的某位神捕,简直恨到捶胸顿足,为什么那死冰块的运气这么好?天理何在?

    论相貌、论才情、论舌粲莲花的本事,叶世涛与司徒兄弟自认绝对比曲悠然要强得多,偏偏他一个笨嘴拙舌的人居然捷足先登的娶了妻子,而他们硬是落后了。

    真没天理。

    “疯子。”曲悠然冷冷的吐出两个字,继续埋头擦剑。

    叶世涛愤愤不平的道:“曲少,你说谁是疯子?”哇咧,他可是风流潇洒传天下,号称江湖第一美男子的叶三少啊!怎么可能是疯子?要疯也是司徒兄弟较有可能。

    曲悠然鄙夷的扫过面前三个怨男,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们。”自己没本事就承认,何苦跑到他面前来摆出一副苦瓜脸,丢人!

    哇哇……这简直就是摆明了挑衅。

    原本就怨气冲天的三个男人,当下再无废话,齐心协力向曲悠然招呼去。

    “打起来了,打起来了……”兴奋的声音传遍了伊园后院。

    温柔抬起昏昏欲睡的头,睁开迷蒙的双眼,困惑的看着纳兰慧中兴奋的从前院窜过来。

    “纳兰,正中午的,你发什么疯,大家都在休息了。”人多力量大,在她们四个女人的坚持下,那群男人乖乖的住到前楼去,让她们能够尽情的想穿什么就穿什么,现在穿的全部是梦蝶缝制出来的超短衫,凉爽透了!

    “温柔,那四个帅哥打起来了,高手相搏不看太可惜了,我去叫其他人一起看。”纳兰慧中马不停蹄的继续往前跑,要把快乐分享给朋友。

    打架?这两个字慢慢在脑中清晰起来,温柔的眼睛爆发出璨璨的光芒。果然是很热闹咧,赶紧去看。只是跑了两步,陡然想起身上的衣服不合宜,急忙冲回房间披上一件外衣,再迫不及待的往前院跑去。

    无聊的午后,有免费的武打片可看,不看的是傻瓜了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一、二、三、四,不多不少四颗脑袋,有条不紊的排列在一块,不时的交谈着观看心得。

    “瞧我老公多帅,那一剑简直比西门吹雪的雪花神剑还有看头。”纳兰慧中着迷的说。

    温柔无声送去一枚白眼。西门吹雪这个名字还是她好心告诉她的,她居然敢睁眼说瞎话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我的才厉害,简直就是盗帅再世。”云梦蝶不服气了。

    温柔更加的鄙视。一群没水准的人,想当年那些武侠小说的内容都是她讲给她们听的,她们根本就没见过好不好,难道是自己描述得太精彩了?嗯,有可能,温柔的心雀跃起来。以后她可以改行去说书,说不准能当个大师什么的。

    风雅迷离的目光扫过伙伴,抿抿唇道:“可是,我老公才是最酷的啊!”

    无力望天,她们都不觉得过分吗?

    “温柔,你怎么都不说话?”纳兰慧中不放过表情丰富但沉默不语的人。

    齐刷刷六道目光射过来,聚焦度直苦同啊!

    温柔懒洋洋的道:“说什么?总不能说那痞子是所有痞子中最帅的吧!”看着她们明显不满意的表情,她勾起嘴角,笑得不怀好意,“请允许我纠正一下啊,梦蝶啊,那个楚香帅可是绝顶风流,你确信你未来老公跟他很像?”

    云梦蝶一脸苦恼,幽幽的看着她,“你帮我想个合适的人好了,你看了那么多武侠小说,现在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温柔露出自得的笑,眼珠转了几转,心思绕了几绕,然后左掌抱右拳,一脸喜色的说:“郭靖吧!老实、憨厚武功又高。”

    “死人,你这不摆明了嘲笑我老公不如人吗?”纳兰慧中作势要掐人。

    温柔嘻笑道:“喂,剑神啊!你都把你老公捧成剑神了,梦蝶的老公当个大侠有什么不行。不过,我个人感觉,风雅的老公比较具备那个特质,你老公顶多符合温大笔下的萧秋水之流。”

    如果有人欠扁,不扁就会良心不安,所以温柔被三个女人追杀,也就没什么可吃惊的了。

    温柔抱头逃窜,但是嘴里的笑声可没断过。

    打斗的人好奇的停下手,看着跑来看戏却又莫名其妙窝里反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痞子叶,救命啊!你要是敢见死不救,这辈子别想娶妻子了。”

    叶世涛挑眉,双手环胸,好整以暇的道:“我救了你就能娶到妻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救了我不一定马上就能娶,但是不救我,你肯定娶不到了。”温柔左躲右闪,以一敌三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叶世涛一副好商量的君子样,口气很温和,“这样吧,你就答应三天后嫁给我,正好和司徒兄弟的婚事一起办,也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行,我还准备闹洞房呢!机会难得的,绝对不成。”她尖叫,差一点就被三个人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闹洞房?想得美咧你!”纳兰慧中跟云梦蝶使个眼色,两人分两路包抄,扑上,将温柔压倒,风雅拣个现成便宜,上前按住温柔挣扎的手。

    “说,你还闹不闹洞房?”纳兰慧中威胁着将手圈在温柔的脖子上。让她这样的恶魔去闹洞房,简直就是老寿星喝毒药,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威武不能屈,富贵不能淫,但是温柔自认不可能成为文天祥第二,所以极没气节的反口,“我不闹了,不闹了,为表示诚意,我和你们同一天成亲,这样我肯定闹不成了对吧,这样诚意足了吧!”眸底闪过一抹诡谲。

    “行了,麻烦你们各自把妻子拎走,小心把我妻子压成扁豆干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世涛笑容可掬的走上前去解救心上人。

    温柔一得到自由,首先给叶世涛三脚,以表示对他见死不救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要知道这个方法行得通,我早就请她们帮忙了。”叶世涛感慨万干,眉梢眼角全是掩藏不住的笑意。原来温柔这样的人,就得让跟她一样的伙伴治。

    温柔抓起一只茶碗就砸过去,“痞子叶,你就等着以后天天给我跪地板吧,哼!”丈夫的主要用途就是可以随时随地的虐待,而且还不怕引人非议,这是她对丈夫的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