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昨天深夜一直到如今日上三竿,渐渐逼近晌午,长史府内一众人等越来越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——长史夫人即将临盆,肚子从昨天深夜一直痛到现在,痛得无法忍受时她就会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所以屋里的家具除了那张床没有一件幸存的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问了产婆,"为什么夫人还不生?"

    然后产婆在被府里上下搞得烦不胜烦之后,狮吼一声。"时候还不到!"终于震住全府的人。

    向来冷静持重的赵母在太阳移到正中央时,终于也坐不住离开了椅子,有些不安地在廊下走动。媳妇的阵痛时间真的有些过长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记着莹儿的母亲当年怀孕时也是情况很好,却在生产时难产而亡的情形,当时文父几乎崩溃,若不是看到嗷嗷待哺的婴孩,也许便跟妻子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在得知莹儿怀孕之后,她四处找寻良方,想帮她打好底子,避免当年文母的惨剧。

    她是恨文父的,可无论再如何恨,莹儿成了自己媳妇是不争的事实,他们小俩口的感情深厚不容她忽视,就是莹儿既想忍让,又总是因为孕妇情绪不稳定忍不住的情形她也全看在眼里,常常暗中偷笑不已。

    目光朝门扉紧闭的房间望过去,耳中充斥着产婆的鼓励与劝慰的声音,反倒是先前不住嚷痛的人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她无疑是聪明的,知道与其把力气浪费在喊叫上不如用力生产,这让赵母心下略定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还是忍不住焦躁地走来走去。莹儿应该不会跟她母亲当年一样,毕竟她这些日子以来逼她喝了不少补药。

    用力揪紧手中的帖子,赵母的眉头皱紧,但愿老天爷不会太过残忍,别让莹儿有任何的意外,否则她实在不敢想像对妻子用情至深的儿子会做出什么事来,忍不住恨恨地加了句,在她还没有完全原谅文父时,就让前来还债的媳妇死于非命的话,她一定会怨恨难平的。

    终于在一阵了亮的婴儿啼哭声后,众人放不久悬的心。

    "恭喜大老爷,是位千金。"产婆抱着包好的婴孩出门道喜。

    "真是没用,竟是个丫头。"赵母故意朝屋里很大声地冷哼,旋即万分小心地抱过孙女。

    赵紫阳匆匆看了眼女儿就迫不及待地进房看妻子。

    "辛苦你了,莹儿。"

    "可惜不是个儿子。"文雪莹不无幽怨地说。婆婆真是很会打击人,都不给她时间缓冲一下疼痛就撒了把盐在她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"我喜欢女儿。"

    "可惜婆婆不喜欢。"

    "那我们再按再厉好了。"

    "是呀,看来也只能如此了。"

    这场婆媳和平之路似乎还很漫长,生产真是好辛苦,但这种繁衍子息的重责大任,她是绝对不会让其他女人代劳的,赵家有她这一个媳妇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他笑得满足又温柔的握紧她的手。

    全书完

    想见证葛飞花与逍遥王叶闲卿这对欢喜冤家的爱情故事,请看"砸绣球之"《拒嫁王爷夫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