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来,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小镇,风霁云终于见到自己的岳父和岳母。

    见到昔年第一神铺时,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当初为了解决慕容嫣蓉假冒秋儿频频作案去找箫总捕头时,对方会说秋儿像她爹。因为那也是一张平凡到极点的脸,绝对不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而他的岳母则有着一张艳若桃李的脸,与昔日的武林第一美人慕容夫人,可谓不分轩轾。

    “出门快五年,总算是带个人回来了。”何青青很是感慨的拍拍女儿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了,依这笨丫头事事不经心的性子,短时间是不会找到合适的人选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赢了又如何?这臭丫头到底还是十年内带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风霁云在一旁悄悄抹汗。十年!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既然挑上景兰成,为什么不把他给顺便灭了?还让他徒弟买凶追杀得你满江湖乱窜?”

    “爹说过,不能随便取人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许平,谁让你这么教育我女儿的!还好她平安回来了,要是出了差错,你拿什么赔我?”

    反观,一代神捕大人平静如昔,口气和蔼可亲的说:“笨丫头,不是不让你搅和别人的事吗?怎么就搅和到慕容山庄去了?”

    “娘说过,被人欺侮一定要讨回颜面,否则如何在江湖立足。”许吟秋还是一脸的平静老实。

    “何青青,看,都是你让这笨丫头惹祸上身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风霁云无语的看着吵得热火朝天的岳父、岳母,再看看视若无赌的心上人,他终于明白她那别扭的个性到底是怎么养成的了。

    “饿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娘,厨房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自己去看。姓许的,我早就警告过你,不要老是灌输臭丫头那些不实用的律法规矩,你当老娘放屁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风霁云默默跟着妻子身后往厨房走,当院里吵架的声音是背景。

    “他们一直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习惯就好。”许吟秋云淡风轻的回答。

    果然,习惯就好!

    他决定,如无必要,自己的孩子以后绝对要离岳父、岳母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我们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觉得自从见到岳父、兵母后,他就一直处于一种半迷茫状态。

    “再不走,等他们吵完,我们想走就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跟着她跑了。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