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匹马拉的马车,左右各两名佩刀侍从,光看这排场,也知车内人的身份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让人奇怪的是,车旁还跟着两匹无人骑乘的马,一匹枣红,一匹红鬃。

    当马车在客栈前停下时,一个美貌惊人的少女自车内跳下,路人看她一身婢女装束,不免对她的主人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温若水在杏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,看到一旁路人失望的神情,不由得哂然一笑。

    随后下来的李逸风在妻子身边小声说:「他们不懂得欣赏内涵。」

    杏儿嘟嘴,委屈地咕哝了一句,「姑爷说我没内涵。」

    温若水噗哧一声就乐了,建议道:「杏儿,其实这句话你也可以对他说的。」

    杏儿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李逸风神情为之一窘。他知道这是缘于他为她腹中的孩子起名起了两月仍毫无进展,可是,他就是不满意啊。

    锦青和四个侍卫都低头闷笑。王爷近来起名字都快走火入魔了,他们是深受其害。

    温若水看了看自己隆起的腹部,感慨地说:「也不知道等你出生的时候会不会有个名字呢?」

    李逸风的脸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杏儿笑着扶小姐进客栈。

    锦青和四个侍卫故作镇定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李逸风在客栈门口吹了一下冷风,深吸一口气,昂首挺胸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「掌柜的,四间上房。」锦青直接到柜台安排。

    而这边杏儿则对小二说道:「要两桌酒菜,一桌要全素,不沾荤腥,菜肴不要用猪油,银子我们多付,告诉厨师要用心些。」

    小二是见过世面的人,一点就通透,频频点头哈腰,「小的明白,几位稍等,酒菜马上就来。」

    杏儿转头对主子一本正经地道:「小姐,要喝什么茶?」

    「哪里来的这许多讲究,什么都好。」温若水不以为然地说。

    杏儿道:「奴婢这是努力要有内涵。」

    温若水笑着掩唇道:「你就跟他内涵去,你家小姐我根本不需要那东西。」

    李逸风一瞧杏儿朝自己看来,眼睛一瞪,道:「越来越没分寸。」

    杏儿吐吐舌头,乖乖地站立一边。她跟自家小姐可以没上没下,但平王终究是皇族,她大多时候是不敢轻捋虎须的。

    突然客栈后院传来一阵悠扬的琴音,李逸风脸上闪过讶异之色。

    温若水敏锐地察觉到了,却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「想不到这客栈中也有如此天籁之音。」旁边桌上的食客感慨。

    「听说是红花阁的头牌被住在这里的一个富商包了三天,所以这几天咱们可是沾了不少光,这份琴艺不是一点银子能听到的。」

    「说得也是啊。」

    「这个霜雪姑娘真是个大美人啊。」那人说着话,忍不住朝杏儿瞄了一眼,嘿嘿笑了下,偷偷跟同桌说:「那个小丫头也不差。」

    杏儿狠狠朝他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温若水也若无其事地瞄去一眼,那人顿时神色一变,被她无意中散发的凌厉气势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「再美还不是个妓女。」有人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「话不能这么说,听说这个霜雪也是出身大户人家……」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,千古不变。

    温若水笑着摇摇头,状似不经意地扫了丈夫一眼,眼神微沉,但仍是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酒菜陆陆续续的上桌,她便也不理其他,专心吃起来,毕竟她现在是一人吃两人补,禁不得饿的。

    伴随琴音传来的还有清越的歌声,让坐在大厅吃饭的客人都免费大饱耳福。

    杏儿听着听着,忍不住微蹙眉头,喃喃自语道:「这曲子好像姑爷弹过。」

    向来对音律不怎么上心的温若水闻言手上微微停了一下,然后继续吃自己的饭。

    「这个声音也很耳熟耶。」杏儿疑惑地搔头。

    李逸风蓦地冷声道:「闭嘴。」

    杏儿立时噤声,小心地朝小姐身边移了移。姑爷的脸色好难看哦。

    「杏儿,你也快吃,一会陪我回房去。」

    「是,小姐。」

    李逸风细心地替妻子夹菜,神情柔和地说:「多吃些,免得晚上又嚷饿。」

    杏儿在心中恨恨不已。真是差别待遇,对小姐就轻声细语的,对她就用吼的。

    所谓无事献殷勤!

    温若水淡然一笑,专心吃自己的饭。

    ☆☆☆言情小说独家制作☆☆☆www.yqxs☆☆☆

    夜幕低垂,暗夜之中,两条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客栈后院。

    两人向负手而立的身影行礼。

    「是她吗?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「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让她离开这里。」

    「是,属下这就去办。」

    两条黑影转身没入黑暗,负手而立的人缓缓转过身来,此时,月亮钻出云层,月光照在他的脸上,温润如玉,俊美儒雅,正是平王李逸风。

    他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在他离开之后,回廊转角走出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杏儿小心打量着主子的神情,没敢开口。这大半夜的,姑爷不睡,小姐也不睡,到底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「我们回去吧。」默默在廊下站了一会,温若水淡道。

    杏儿什么也不敢问,沉默地跟上去。

    而先她们一步回到房间的李逸风正冲着留守的两名侍卫发怒,看到妻子进房,才挥手让他们退下。

    「大半夜的,你出去着凉了怎么办?」

    温若水淡淡地笑道:「醒来不见王爷,所以有些心慌,便出去找了。」

    杏儿头垂得更低下。

    「我一时气闷,所以到外面走了走。」李逸风过去帮她解掉披风,正好避开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「哦。」温若水轻轻应了一声,没有追问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看杏儿,带了几分斥责地道:「夜深天凉,怎么能让王妃出去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