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气越来越冷,草木渐渐凋零。

    马车在颠簸中缓缓行进,龙骥云夫妇原本就没有目的地,所以也不在乎时间,随性的四处走。

    因为贪恋山中景色,他们避开了官道,所以在日渐西斜的时候,他们居然遇到了山贼。

    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。”

    一手半撩起车帘,苏玲玲很是感慨的咕哝了一句,“真是耳熟能详,放诸四海皆准的打家劫舍开场白啊。”

    龙骥云一个不小心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化身车夫的侍卫,与其他两个骑着马的侍卫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他们的王妃真是太与众不同了!

    “识相的就把随身财物都交出来,还有把女人也留下!”

    第一句话,没人放在心上,第二句话,晋王变了脸,侍卫也冷了脸。

    只有晋王妃兴致勃勃的自车内开口问:“真的要我留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

    “即使我男扮女装?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吗?扮女人?!”山贼突然发现自己跟人话家常了起来,气得大骂。

    苏玲玲伸手挠挠鬓角,喃喃自语道:“是呀,就像你们打劫龙骥云一样。”先不说他晋王殿下的尊贵身份,单他本人那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便够他们哭的了,再加上身边这三个以一挡百的侍卫,这一群山贼实在是有找死的嫌疑,害她都想同情他们。

    听见她的自言自语,龙骥云好气又好笑,忍不住开口提醒,“人要打劫的人中包括你。”怎么好像说的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这个女人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当爷们是摆设的吗?快点儿把财物交出来,否则就送你们上西天!”领头的山贼又被人忽视,忍不住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苏玲玲趴在窗口,很认真的偷看他们,口气也特别诚恳,“你们如果真的是杀人越货的,为什么不上来就抢呢,还这么文质彬彬的跟我们废话半天?”这一带的山贼向来只抢东西不杀人,她以前就知道,所以,这些人有些怪。虽然努力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,但是他们身上就是有一种有别于山贼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女人,给老子滚下来!”山贼被气到抓狂了。

    苏玲玲慢吞吞的回应,“我男扮女装。”

    在她身后,龙骥云无声的笑弯了腰。遇到土匪打劫,女人不是都会害怕得发抖吗?就算是行走江湖的女子,大抵也是会愤而出剑,但是他的妻子却老神在在的跟土匪闲话家常,以最淡定的口吻把对方气到蹦蹦跳。

    “人妖,给老子滚下来!”山贼头头手一挥,一群山贼一下子就把马车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玲玲蹙眉看了山贼一眼,然后回头,温柔的一笑,“相公,麻烦你收拾善后吧,丈夫就是用来依靠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妻子就像一个玩乱线团的慵懒猫咪,眯眯眼,龙骥云实在又好气又好笑,“我倒觉得你想说的是,丈夫就是用来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。”迟疑了一下,她还是说了出来,“小心些,这些人只怕不是山贼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微沉,笑着摸她的脸一把,掀开车帘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女扮男装?”车门外,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苏玲玲抱着肚子笑倒在车里,她知道这下有人要倒大霉了,打劫当朝晋王不打紧,还敢如此诬蔑晋王殿下,真是嫌命长。

    听到车里传来的笑声,龙骥云的脸顿时黑了一片,冷冰冰的开口,“动手。”话音未落,三个侍卫就行动了。

    可当听到车外传来惨叫声时,苏玲玲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在外行走,她不是没有看到江湖人的争强斗狠,但是这么近的发生在自己眼前,她还是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车体突然被撞击一下,又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她猛地一僵,清楚听到骨骼碎裂声以及刀剑划破人身体的沉笃声响,她不由得掀起车帘,却因看到满目血红而胃部一阵翻腾。

    那个被侍卫一剑破胸的山贼从她眼前飞过,摔在地上,血流如注,她见了,忍不住“哇”的一声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浓重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胃,恐怖的尸体冲击着她的视觉,这一刻苏玲玲非常希望自己能够昏倒,如果能昏倒,她就不用这样受煎熬。

    等所有的山贼被处理完之后,她也吐得快要虚脱,仿佛胃已经不属于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玲儿,你不要紧吧?”龙骥云扶着她,拍着她的背,一脸惊惶。

    她惨白着一张脸,朝他一瞪眼,有气无力地骂,“你看我像没事吗?”话音未落,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昏倒了。

    陷入黑甜乡的那一刻,她听到他惊恐的喊着,“玲儿——”

    “王爷,没有活口。”侍卫翻查所有尸体,回报结果。

    “哼,真当本王是傻子吗?”龙骥云看着一地的尸体,脸色冰冷阴寒。这些人之中有些人身手奇高,而且目标只有自己与玲儿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不留活口,难道他就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吗?

    “派人回京。”抱着妻子,他冷冷下令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要斗,那就斗得热闹些吧。

    ☆☆☆

    好像被一团白白的木棉包围着,好暖好舒服,舒服得让苏玲玲舍不得醒来。

    可她终究还是醒了,浑身虚弱无力,懒洋洋的一点都不想动。

    她想抬手遮一下从窗口射入的阳光,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,看过去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握着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让原本趴在床前假寐的人醒了过来,笑容满面的唤了声,“玲儿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她会觉得他的笑充满了诌媚呢?苏玲玲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,狐疑的看着自家丈夫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她没有忘记自己昏迷前曾经将胃吐空。

    龙骥云连头都没回一下,直接吩咐,“来人,去拿吃的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见怪不怪,反正那些侍卫或明或暗有不少,在他的帮助下,她从床上半坐了起来,“我睡很久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太久。”他笑得像个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