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少爷、少爷……」三木激动的冲向别后重逢的主子。

    「温少爷你放开我啊!」很快的三木就被人拎到了半空中,不停的踢动着双脚。

    「说过多少次了,不准对着你家少爷投怀送抱。」温学尔咬牙切齿的瞪着这个没脑子的小书僮。

    「我见到少爷太开心就忘掉了,下次我会记得的。」三木举起右手做发誓状。

    「每次都这样讲,但你每次都做不到,」温学尔很遗憾的看着他,「三木,你的信用早破产了。」

    「谢谢妳,沈姑娘。」唐平平感激的看向带三木来的沈七巧。

    沈七巧呵呵一笑,挥手道:「举手之劳而已,不客气。」

    「小师妹,妳回谷里来,除了送这个讨厌的书僮还有什么事?」他看到自己的亲亲小师妹感觉可就不是那么亲切了,只觉得乌云已经罩顶而来。

    「师姊要成亲了,我当人师妹的总要送点礼物才不至于失了礼数啊,所以我就专程赶回来贺喜了。」沈七巧煞是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「信妳才有鬼。」温学尔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「是唐门有事吗?」唐平平很平静的问。

    沈七巧佩服的看着她,感慨不已,「唐姑娘,要是二师兄有妳这样的智慧,我要整他就没那么容易了,幸好妳不是他。」

    他的俊脸霎时一阵红一阵青,他就知道小师妹的嘴里永远都吐不出象牙的。

    「是什么事?」

    沈七巧一向嬉笑的脸色一正,口气有些凝重,「江湖传言,唐老太君旧疾复发,现已病入膏盲,而且唐放唐大公子也卧病不起,唐门一片愁云惨雾。」

    唐平平的眸光闪了闪,没说话。

    「唐姑娘,这可能是陷阱。」她说出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唐平平点头,声音不带一丝感情,「我知道,太君要逼我现身。」

    「用这种方法吗?」沈七巧扬眉。

    举目远眺,却没有什么东西入目,心头突然感觉空空的。多可笑,原来唐门最了解她的只有唐老太君。人人都说她冷酷无情似唐老太君,可是她却用亲情来逼她现身,因为她清楚的了解她的真性情。

    「要马上走吗?」温学尔的声音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定了定心神,唐平平摇了摇头,转身向屋内走去,「我答应白姑娘要送她结婚贺礼的。」既然是逼她现身的办法,事实就肯定不如尽言一般,晚一点没什么大碍的。

    「二师兄,」沈七巧叫住准备跟进屋的人,「我想现在她比较想一个人静一下。」

    他认真的看了师妹一眼,点点头,然后真心的说道:「谢谢妳。」

    「我们是同门嘛。」她笑嘻嘻的说,然后挥手说再见,「有事到七巧园找我。」

    望着师妹消失的方向,温学尔的唇线慢慢飞扬,不整人的沈七巧其实是很可爱的。

    看着紧闭的石门,他轻轻的叹了口气,在屋前的石桌畔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太阳一点点西移,绚烂的云霞染红了天际的流云,也让石屋笼罩在一层瑰丽的光芒中。

    月儿高挂的时候,石门才缓缓打开,面带疲惫的唐平平慢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「很累吗?」他朝她伸出手,她将手放入他手中。

    「嗯。」轻轻的应了一声,流露出一股倦怠。

    「三木就快做好饭了。」他将她拉入怀中,慢慢的替她按摩着肩头。

    「他来得正是时候。」舒服的闭上眼睛,很安心的靠在他的怀中,如果可能,她很想就这样靠着他一辈子。如果不能帮唐老太君解开心结的话……

    她的心瞬间沉了下去,只怕这一去就将成永别,心头突然不可遏抑的抽痛起来,右手不禁抚上心口的位置,心会流血吗?这句疑问不由得泛上心头。

    身后的温学尔没有察觉她的异样,依旧体贴的帮她按摩着。

    「学尔。」她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温学尔心头一震,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叫他的名字,而且还是用这样富有磁性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如果我们这辈子没办法成亲——」

    「我们一定会成亲。」他截断她的话,他不会允许有意外发生。

    「我只是说如果……」

    「没有如果。」他再次截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「唉!」她叹气,这男人!就算他不想听到这样的话,难道这种情况就真的不会发生吗?人生在世,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啊。

    温学尔下意识的抱紧她,他有种不祥的感觉,仿佛下一刻她便会消失在自己的怀中一样。

    ***凤鸣轩独家制作***bbscn***

    再一次踏进故园,唐平平没有归家的喜悦,只有挥之不去的淡淡忧愁萦绕在心头。她又一次选择了不告而别,想来,他肯定是暴跳如雷的。

    三木左顾右盼的打量着传说中神秘的唐门,心头不免有些失望,跟一般的大户人家也没什么不同嘛,只不过是唐门占地更广、屋宇楼阁更多、家族人数也比别人多而已。

    每往内迈一步,唐平平的心往下沉得就越快,脸上漾起一丝苦笑,看来唐老太君根本就没打算让她再踏出唐门一步。冷静的听着身后那一扇扇大门的沉重闭阖声,她的步伐缓慢而从容。

    望着重重楼阁之后的那一处大院落,她似乎听到自己心门阖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门七巧玲珑阁,江湖中最高深莫测的地方,也是囚困每一代唐门掌舵人的地方。没有人知道,每一代的七巧玲珑阁阁主最后的身分就是下一代的唐门领袖,这些阁主在当上掌舵人之前,他们的身分是唐门的最高机密,而在他们当上掌舵人之后,下一任的阁主便会重复他们之前走过的路,一代又一代,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院外每隔十步便会有一位唐门紫影,比她离家之前防守得更加严密,或许是因为她是历代阁主中唯一动了逃跑念头而又成功逃离的人。

    一片枯叶自枝头缓缓飘落,无巧不巧的落王唐平平的面前,她伸手接住。

    每一片叶子都是树上死去的灵魂,就如同世上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三木有些不解的看着主子盯着一片落叶发呆,但却始终不敢出声,他记得踏进唐门之前,主子命令他闭上嘴,没有她的吩咐绝对不可以出声,无论他看到、听到些什么,都不许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