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云缭绕天外天,神仙洞府琼花台。

    几道倩影围在一株即将枯死的绿萼梅旁,似乎在商谈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「财女,你到底有没有看出什么问题?」妖娆妩媚的小梅仙一脸不耐烦地拉中间那位青衣仙子的衣帛。

    「我不是正在看吗?你着什么急?上八洞的神仙都说了我能找到方法,你趁早把心放肚子里。」

    利市仙官在一边撇嘴,咕哝了句,「你别摆那副神棍表情,很欠扁的。」不就是天生具有天外神眼,能看尽世间万物一切的本质。比玉帝还厉害,玉帝要开天眼还得耗损几百年修为呢。

    财女虽名为财神之女,但却是由天地灵气经日月精华淬练孕育而成,具天眼,吸敛世间宝物万象之灵气为其仙元,世间万物不灭,她即不灭。玉帝赐号为敛财女神,因感念财神对她点化之恩而认为父,仙家多以财女称之。

    仙家多能窥破天机,但天机易窥却不能轻易插手,否则本身便要引劫历灾。

    万事万物有其定数,只可顺其自然。自从有了财女,万不得己需开天眼这样的差使,便落到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毕竟财女本身不死不灭,虽时常引天雷地火惩戒历劫,却难灭本元,实是泄露天机而无后顾之忧的仙界第一人。

    小梅仙在一边急得跳脚,「上八洞神仙也说了,此回仙魔大战真君元气大伤,即将形神俱灭,虽有一线生机,但祸福相伴,结局难料。」

    「那帮老神棍从来不肯老老实实地说话,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,恐遭天谴,其实就是懒得管闲事。」财女很不爽地朝天际某个方向比了下中指。

    「别岔开话题,你到底看出什么了?」还是跟财女相处最久的利市仙官直指问题核心。

    财女马上投给她极不怀好意的一瞥。

    她马上向后跳开三尺,以策安全。

    财女伸了伸爪子,顺手就拿过蛇仙正修指甲的剪子掠向避开的利市仙宫,阴笑道:「就是你了。」

    下一刻,天际便响起利市仙官惨绝人寰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「谋杀啊……」

    「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……」仙女们纷纷做慈悲状,侧身不看。

    「你们这帮见死不救的神仙,我鄙视你们……」惨叫在持续。

    利市仙官的仙血一经灌入即将枯死的绿萼梅根部,整株梅便开始有复苏迹象,随着她的血越流越多,梅树开始抽枝发芽绽放花蕾……

    众仙女看着眼前的一幕纷纷惊叹。

    利市仙官惨白着脸靠在梅树上,有气无力地问财女,「总不会要让我放完血才行吧?」她还没有舍己为人的高尚仙格,她比较擅长唯利是图。

    财女伸指在她伤处一点伤口立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「放点血,回头补补就好,以后五福真君可就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,这笔买卖划算呀。」财女不失时机地安慰她。

    利市仙官深有同感的点头,「说的也是。」

    梅树无风自摇,枝头数朵梅花落入她的发间,让她更添娇俏。

    几个仙女围着重新换发生机的绿萼梅树又叽喳了一会,便相携离去。

    在她们离开后,一道清俊身影平空出现,伸手捂着自己隐隐发烫的心口,眉头微蹙,遥遥望向仙女们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利市小仙官吗?

    ——全书完

    想知道暴力财女温柔和叶世涛的穿越情缘,请看浪漫清怀1889时空狂想之一《抱得财女归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