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摄影机。”

    龙逸辰不说话,倚在门上好整以暇的看她翻箱倒柜,爬上跳下,像只抓狂的猴子般把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搞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找遍了所有她认为可能的地方却一无所获,穆青衣怒气冲冲地质问他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好处?”他还真敢说,她现在浑身上下能见人的地方不多,连嘴都被人吻肿了,而那个始作俑者还敢跟她要好处?

    “嫁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。”她继续地毯式的搜索。

    “这么折腾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一想到自己一举一动都被一双罪恶的眼睛在暗处窥探着,死了也会爬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却见她站起身的同时晃了下,眉头拧在一起,揉着太阳穴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,龙逸辰连忙走过去扶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头晕。”

    “快坐下。”他扶她在床边坐下,担心地看着她,“你脸色这么差,是不是病了?”

    穆青衣一脸的困惑,喃喃自语,“明明不是贫血,怎么最近老是晕眩呢,真奇怪?”她的身体没这么弱啊!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有多久了?”一边问,他一边摸出手机拨号。

    “半个月吧,应该是。”她自己也不是很确定,毕竟她一向不计算日子,扳着指头过日子很难熬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时间吗?有的话就到尊爵一下……好的,我等你。”而这边龙逸辰也跟电话那头的人谈妥。

    “换身衣服,一会儿医生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什么病。”现在就好多了,一定是刚才起身太急了。

    “晕眩还不是病?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不要太过运动就没事,八成是懒病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太懒了,但这次他不会依她。“检查一下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找摄影机。”

    “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换什么换啊,才刚换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照下镜子你就会换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穆青衣往穿衣镜前一站,立刻掉头扑向衣柜开始翻找,让一片狼藉的房间乱上加乱。

    她脖子上、手臂上全都布满了青紫色的吻痕,任谁一看都知道他们方才做了什么,一定要找件极端保守并且高领的衣服来遮羞。

    龙逸辰在后面好笑的摇头。她这种说风就雨的个性,还真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医生一脸的莫测高深让龙逸辰有些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不宜做剧烈动作,戒暴戒躁,还要多休息,补充营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吧?”听医生这么说,他的心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是不要紧,”老医生笑了笑,“要紧的是她肚子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肚子里的——”龙逸辰呆了两秒钟,不禁喜形于色,“她有了?!”

    “对,不过有点流产的迹象,要多留意。”老医生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还敢给我跳上跳下的,不要命了?”他马上冲着她大吼。

    穆青衣眨了眨眼,看向一脸和善的老医生,语气诚恳的问道:“医生,如果孕妇被恐吓或者暴力相向的话,流产的可能性是不是更高?”

    老医生微笑起来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她马上得意的朝他一扬下巴,“再吼啊。”

    龙逸辰当下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老医生忍不住笑出声。这两人真像小孩子斗气!

    “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,是不是就不用注意太多?”

    “穆青衣,你敢再说一遍试试看。”暴龙喷火了。

    左右瞧瞧,老医生决定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,于是他微笑的起身,“我还有事,就先告辞了。龙先生,有事再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程医生,麻烦你了,慢走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医生,一回头,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龙逸辰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叫着飞奔回去,“穆青衣,你敢——”

    站在沙发上,她无辜的看着他激动的冲回来,“我没有要跳啊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,坐好。”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真想抓住她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她不是很甘愿的慢慢坐下,屁股刚挨住沙发就被他一把搂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想吓死我吗?”龙逸辰的声音微微发着颤。有了上次她堕胎的前车之鉴,现在他更心惊胆颤,能保住这孩子,他娶她进门的成功率就会高很多,他当然会紧

    “你只是担心我肚子里的那一个。”她有些落寞的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,我根本不会关心这个小的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是这样口是心非。”她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偏头回答,“回去睡觉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找摄影机了?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肯让我跳上跳下。”

    “别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去睡了。”她显得有些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拆掉它们的话,我会更开心。”她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改变主意了,今天不用拆。”停了一下,她回眸一笑,“你自己在楼下住上两个月再拆吧。”

    龙逸辰呆在原地,望着她施施然的上楼去。

    ***bbscn***bbscn***bbscn***

    被当成稀有动物保护的感觉如何?

    答案——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穆青衣感觉自己就像困在笼中的麻雀,是的,麻雀,无论她上看下看自己也没有金丝雀的羽毛。

    除了吃就是睡,她突然之间成了一只标准的猪宝宝,就连多走两步都会被人大惊小怪的吓回床上去。

    她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在安胎,还是在坐牢?